查看: 2662|回复: 5

琼中女足奇迹:捡破烂夺全国季军 运动量比肩中超 [复制链接]

Rank: 1

积分
28
帖子
3
发表于 2012-3-14 18:55:39 |显示全部楼层
这是2012年2月15日的清晨5点多,在海南省琼中县中学的操场上,晨光微露的薄雾之中,一群十六七岁的女足队员刚刚开始她们一天的晨练。这群海南五指山深处的姑娘们,大多皮肤黝黑,短裤下的腿结实健壮。

为了实现“代表海南夺取全国冠军”的梦想,20多名姑娘正沉默奔跑着。看着她们的身影,主教练肖山总会想起六年前的那个春天。2006年2月,也是在这块操场上,海南琼中女足开始了她们的第一次训练。

在过去的六年里,这支诞生于国家级贫困县的业余女子足球队,从零开始,自己开荒种菜,捡破烂筹集资金,克服了来自各方面的障碍与阻扰,如同一匹横空出世的黑马,一度夺取了全国比赛的季军。

“这些姑娘们正在全身心地享受足球与团队给她们带来的快乐。”肖山感慨道,“但更重要的是,她们还能用奋斗来改变自己的命运。有梦想的人身上,总是闪耀着希望的光。”

·一·

在接到那个电话之前,肖山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,会与千里之外的海南岛上的一个县,产生紧密的关联。

那是2005年底,正在湖南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执教的肖山,突然间接到了恩师谷中声的电话。电话里,谷对他说:“肖山,你来琼中吧,我们拉一支女足起来。”

琼中县,地处海南岛中部,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。当地流传着一个说法:一琼二白三保亭,指的就是琼中、白沙、保亭三地是海南的贫困地区,而琼中是其中最为困难的。

肖山对琼中毫无概念,况且此时,他正在执教的这家俱乐部,给他开着数万元的月薪。

但恩师的一句话,打动了肖山:“这么多年了,中国足球总上不去,就是愿意吃苦的人太少。你过来吧,我们一起做点有梦想的事儿。”

关于足球的梦想,一直是藏在肖山心里的隐痛。他从小在山西省体委大院长大,父母均从事体育工作,9岁开始练习足球,后陆续成为山西少年队和青年队的主力前锋。谷中声正是他在山西青年足球队时的教练。

肖山一度赶上了中国职业足球联赛的红火时期,他加入了当时的甲B球队江苏加佳,司职前锋。他职业足球经历中最辉煌的经历,是在一场比赛中独进两球。他一度也有过梦想:进入国家队,为国效力。但在职业联赛带来的高收入和众多诱惑面前,这个年轻人开始逐渐迷失了方向。

显然,他不太愿意多谈当年的故事,只是叹息着说:“不知道珍惜,泡吧、喝酒,慢慢就荒废了。”

在28岁这个职业球员的黄金年龄,因为身体原因,肖山不得已选择退役。退役后,肖山开过饭馆,做过体育产品代理商,可他发现自己还是舍不下足球。便自费去了上海体育学院进修足球专业,并考取了教练资格证。

虽然同样是干足球,谷中声走的却是另外一条路。1992年退休后,这个圈内人口中的“老顽固”,来到了海南海口,组建了一支少年男足,但城里的孩子娇气,“练着练着就散了。”

70多岁的老人,依然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梦想:带一支好球队,为国家队输送人才。偶然间,他认识了琼中县分管文体教的副县长林海云。

琼中盛产橡胶。这儿大多数女孩,要么小学毕业后留在家里,帮助父母割胶、种甘蔗,或是在十七八岁时被家人匆忙嫁掉。林海云一直在操心的事,就是想“让这些大山里的姑娘们走出去,改变她们的命运,不能割一辈子的橡胶”。

“在海南,我见过很多女人,坚强得让你落泪。”谷中声说,“我相信自己能在这儿练出一支能打硬仗的女足。”他与林海云一拍即合。

经过几天考虑,肖山也答应了恩师的邀请。球员时代没能进国家队,一直是他心里的遗憾。“能培养出一两个国家队队员,也算圆了自己的梦吧。”他说。


·二·

尽管肖山有过心理准备,但来到琼中后,面对的困难,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像。

在前期的数个月里,肖山和谷中声跑遍了琼中的山山水水,从1000多个报名的学生中,通过测试、选拔和试训,最终敲定了琼中女足首批24名队员,其中年龄最小的11岁,最大的13岁。

但在这个穷乡僻壤,不要说有什么足球基础了,大多数姑娘们对足球的认识几乎为零。

肖山曾问过一个姑娘:“你知道什么是足球吗?”

“知道。足球就是排球用脚来踢。”她回答。

类似滑稽的回答,五花八门,但谈起参加球队的原因,姑娘们的回答却惊人的一致:“因为参加球队不用花钱,还不用交米。”

交米,是琼中学生的惯例。因为家在偏远山区,每周来上学时,孩子们都要背上数斤大米,这是她们一周的口粮。对于贫困家庭来说,这是笔不小的负担。


2006年2月15日,琼中女足正式成立。谷中声任总教练,肖山任主教练。后来,谷中声因为身体原因,逐渐淡出球队,这支球队开始由肖山一手管理。

正式训练第一天早上,姑娘们5点多就起床了,把发的球裤球衣、护腕、护膝,甚至是头箍,都穿在身上。宿舍里的一面小镜子,成了抢手货,她们争相从镜子里看看自己“全副武装”后的模样。

姑娘们的打扮,让肖山疑惑不解。原本暴脾气的他,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。他大声吼道:“谁让你们穿成这样子的!”

一个姑娘小声回答:“我们从来没有穿过这么好的衣服。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

积分
28
帖子
3
发表于 2012-3-14 18:58:57 |显示全部楼层
随后,海南省教育厅为这支球队拨了专款130多万元,又为她们修了一座标准的球场;乐意赞助球队的私人企业家更多了,从球衣、球鞋到一些训练装备,她们不用再为这些琐碎的事情发愁。甚至有一个香港的音乐人听说之后,还特意为这支女足写了一首队歌,名叫《向天空画出未来》。

球队的中场核心王丽莉和陈欣,甚至入选了U-19国家女子足球队集训队员。此次集训,中国足协从全国12支女子足球队中选拔了队员,琼中女足是其中唯一一支县级业余女足。随后,国内许多专业女足队伍,纷纷来琼中女足要人。

这支球队的命运,又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。

·六·

其实,早在2008年冬训后,琼中女足的姑娘们,就遇到过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。

当年,广东足协就希望将琼中女足里的6名尖子队员招到麾下。对此,身为主教练的肖山颇为矛盾:一方面,经过两年苦练,这批孩子的水平正处于快速上升期,马上到了出成绩的时候;另一方面,如果能够加盟广东,孩子们的前途会更宽广,未来的选择会更多。

最后,肖山做出了决定:让孩子们走。

在孩子们奔赴广州的前夜,肖山召集所有队员,为她们召开了一个欢送会。会议室的黑板上,小队队员们提前写了八个大字:欢送队友,加盟广东。

陈巧翠,王小妮,陈欣,陈玉……肖山一个个点出了即将离开队伍的队员的名字,让她们坐到自己身后。

“在琼中女足这段时间,教练可能也骂你,个别也踢过几脚,”肖山转过身,望了身后的6个队员,接着说,“希望你们理解教练的良苦用心。”

听了这句话,所有队员都沉默了。明天就要离开的6个姑娘低着头,抹起了眼泪。

“教练的目标,就是希望你们成才,你们越飞越高,即使我不再是你们的教练,我也很自豪……”肖山的话音落下,姑娘们开始了抽泣。等到拥抱告别的时候,姑娘们放声大哭,一个个都成了泪人。

最后,肖山和姑娘们一起唱响了队歌《向天空画出未来》,边哭边唱:“大步向前,穿过暴风雨,美丽彩虹在等着我,来自大山的祝福,陪伴我走向未来……”

但命运向这帮从大山里走出的孩子,展示了它的不可预测:这次转会,被海南相关部门叫停了。

时隔两年之后,更优厚的条件又摆在了姑娘们面前。武汉开出的条件是:一线队15人打包接收,琼中女足队员以主力身份参加下届城运会,经费一年700万,保证武汉大学的入学资格。

肖山觉得,这是这群山里孩子所能获得的“最好的改变命运的机会”。

一切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琼中县县长签字同意,转会合同敲定,武汉足协领导专程赶到琼中,请孩子和家长们吃饭。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海南足协没有为这次转会盖章。

肖山说,他理解海南足协的决定,“毕竟,海南拥有一支女足队伍也不容易。”

但他更理解孩子们的情绪,作为主教练,肖山和孩子们朝夕相处五年多,他几乎去过每一个队员的家里,知道孩子们能够坚持到现在,是多么不易。

“练足球,是她们改变自己命运几乎唯一的方法,可有时,命运并不完全在她们的脚下。”他说。

·七·

开始慢慢有人离开了。

许多姑娘们的命运,仿佛又要回到原来的轨迹里。

吴小丽还记得,2010年初,球队的守门员黄子怡突然找到她,说:“师母,我要走了。”话音未落,黄子怡哇地哭了出来。

作为第一批进队的佼佼者,黄子怡已经取得了国家一级运动员证书,按照她的学习成绩,进入海南师范大学学习,并没有太大的问题。

问题出在黄子怡的家里。

黄子怡出生于一个普通山民家庭,她是最小的孩子,有两个姐姐,一个哥哥。大姐在海口打工,一个月赚一千多,除了房租和日常开销,把剩下的钱都给黄子怡了,支持她练球。

哥哥娶妻生子之后,家里的负担就更重了。父母不想让黄子怡练了。

吴小丽把黄子怡劝下了:“你抱着孩子,一手给小孩子喂饭,一手给人家劈甘蔗,你愿意你今后的生活就是这样吗?”

其实,吴小丽心里也清楚,免费上学,免费吃饭,免费衣服,这是绝大多数女孩子最初来到球队的原因,可是毕竟还要有其他开销。“洗发水,洗衣粉,甚至是内衣内裤卫生巾,这都要家里拿钱,”吴小丽说,“在琼中,像她们这个年龄段,村里的女孩子或者打工,赚钱补贴家里,或者嫁人,反正不会再花家里钱了。”

但2011年2月初,黄子怡收拾好东西,趁着队友吃午饭,一个人默默地离开了,甚至都没有和肖山、吴小丽打招呼。

“她怕我再劝她,”吴小丽指着相册中大笑的黄子怡,说,“后来,我知道她家里人说了很多刺激性的话,给了她无数压力。可惜了……”

从2006年起,吴小丽就开始为这支球队拍照片。或许是巧合,照片中的许多场景都是在雨中:足球在雨中飞,孩子们浑身湿透,迎着足球落地的方向跑,水花四溅。

“那会儿,她们的眼里,只有磨损不堪的足球,就好像这些从生下来就注定要历经磨难的姑娘们,她们全部的希望和梦想,都在这上面。”她说。

可现在,照片里的许多人,都已经不在了。琼中女足最早一批24名队员里,已经离开了11人,

吴小丽拿着一张早期的球队全家福,一个个点着说:王冰霞是第一个离开的,家里太困难;郑丽冰母亲去世了,她要回家照顾奶奶和两个弟弟;陈玉的腿特别长,练得特别好,也是家里困难,她走的时候,老肖特别难受……

黄子怡离队半年后,队友们收到了她的结婚请帖。在当地,一个姑娘出嫁,意味着她家里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彩礼钱。

在婚礼上,黄子怡和队友们有说有笑。可是她们私下里讨论,得出一致结论:“新郎一点都不帅,胖胖的。”

后来,还有队员给黄子怡打电话。两人却“好像聊不到一起去了”。最后,队员说,你自己保重,黄子怡说,你也是。

双方同时哭了。

·八·

命运最终还是会为坚持者展开笑颜。

2011年夏天,6名琼中女足一队队员,凭借练球获得的国家一级运动员资格,在通过文化课考试后,顺利进入了海南师范大学。

这样的结果甚至让家长难以置信,对于一个大山里的家庭来说,女孩子能够读大学,无异于天方夜谭。一个家长甚至给肖山打电话:“肖教练,通知书是真的吗?”

生活开始向这帮从大山里走出的女孩子,展示出它的丰富和无限的可能性。

对于46岁的肖山来说,他已经不再像刚开始那样,每周必须想法子吃一碗山西面条了,他已经爱上了这里的白切鸡,和这里湿润与炎热的天气。把更多的琼中姑娘送进大学、国家队,成为了他后半生的人生寄托。今年,他准备再招一批10岁组的队伍。

“有天分的,可以在足球这条路上继续前进;但无论以后踢不踢球,在这些姑娘的人生中,有过这样一段经历。她们全身心地热爱一件东西,为了梦想努力地奋斗,与团队一起承担和分享,这会是完全不同的记忆。”肖山说。

像是为了证明肖山的话,上个月,吴小丽接到了一个电话。这是一个已经离开两年的队员打来的,离开球队后,这个女孩来到深圳,她做过餐馆服务生,睡过地下室,最后经过自学,成了一名舞蹈教师。


在电话里,女孩仍旧喊吴小丽为师母,就像之前在球队里无数次亲切的称呼一样。她向吴小丽要了30多张自己在队里时的照片。

“师母,我想你了,想师父了,想队友们了。”女孩说,“师母,我现在挺好的。最难的时候,我就想在球队的日子,那么难都过来了,还有什么不能克服呢?”

不久后,吴小丽在女孩的QQ空间里,看到了那30多张照片。女孩挑了那张最早的球队全家福,作为相册的封面,并给相册起了一个名字,叫做“我的足球人生”。

在那个虚拟的网络空间里,在那张略显泛黄的照片上,姑娘们笑颜如花。她们永远那么笑着,就像永远不会分开一样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2

积分
138
帖子
61
发表于 2012-3-20 23:15:47 |显示全部楼层
太棒了。。。
海口楼盘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2

积分
108
帖子
27
发表于 2012-11-13 10:16:42 |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必须支持啊,顶起来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2

积分
182
帖子
80
发表于 2012-12-21 20:28:15 |显示全部楼层
说的好................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关于我们 - 广告合作 - 使用条款 - 客服中心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友情链接 - 妈妈网 - 妈妈论坛 - 妈妈说 - 儿歌 - 动画片
© 2007-2012 MAMACN.COM 海口妈妈网版权所有 技术Discuz! 粤ICP备08026690号
回顶部